監督電話|設為首頁|加入收藏
登錄|注冊
您的位置:首頁 > 河東映像>

我的高考落榜

來源:運城日報發布者:時間:2020-12-15

■郭昊英

補習一年后,信心十足的我又一次高考落榜了。

我的情緒十分糟糕,糟糕到寧可獨自窩在家里做飯,也不愿到地里干活??次疫@個樣子,父母啥也不說,甚至他們之間也很少有話。整整一個多月,我家的大門都是從里面緊關著。除了為下地回來一身熱汗的父母做些簡單飯菜外,其余時間,我不是在院子里來回踱步,就是趴在炕沿上寫一些不著邊際的詩歌。我的腦子里一片空白,既沒有繼續復讀的打算,又沒有下一步該干啥事的計劃。我眼睜睜看著年過半百的父母整天辛苦干農活的樣子,雖有愧疚卻沒有辦法。

夏夜的蚊子很討厭,從院子到屋里追著人咬。為對付這種窘況,我告訴父母,晚上用肥皂把身上擦洗一遍是好辦法。道理是,蚊子咬人是因為皮膚是酸性的,肥皂是堿性的,酸堿會發生中和反應,蚊子最怕這個了??蓜诶哿艘惶斓母改?,雖說要照這個樣子做,但總是晚飯一吃,就累得什么也懶得收拾,倒頭便睡。只有我一個人黑燈瞎火地在院子里忙活,先是用轆轤從水窖里汲上一桶水,然后倒進大鐵盆,再用打了洗衣漿的毛巾把全身涼涼爽爽擦個遍。涼了,爽了,才悄無聲息回到自己屋里。屋里也是黑燈瞎火,我仍不愿意開燈。那段日子里,我就喜歡在黑燈瞎火里胡思亂想。赤身躺在床上,癡呆呆望著黑乎乎的屋頂,我看見有很多紡車輪子在轉,轉得讓我極力從中想看見什么。我突然想起要抽煙,于是走下床,摸著床沿和板柜,找到了那個廢舊化肥袋子,挪開袋子上的簸箕,抓出一撮父親自制的旱煙,然后回到床上,撕半頁舊書紙,卷成一個喇叭狀紙筒,用指甲在牙齒上一刮,粘在卷紙的封茬處,再然后塞進煙絲,又將大頭開口處那個紙角折回,摁緊,劃著火柴,點著喇叭筒,輕輕吸一口,滿是父親的味道。

正當我美滋滋地品嘗新鮮時,有人在使勁擊打大門的門環,并且“叔——嬸——”一個勁地喊。三聲過后,隔壁房里的父親明顯從夢中驚醒,答應著“哦——來了!”也有母親附和著的聲音:“來啦,誰呀?”之后是父親從我窗臺下走過的腳步聲,再后來是來人推著新自行車“嘚嘚嘚嘚”的鏈條聲,還有來人邊走邊和父親高聲交談的聲音。

“伢兒在家嗎?”

“在,老跟女孩一樣不下繡樓?!?/p>

“哈哈哈哈,好事情來了,叫他起來,人只要有材料,還怕沒有一碗飯吃?”

我被父親叫到跟前,才知道是村里那個在公社社辦企業當會計、平時我稱呼哥的人。一見我進屋,他便大聲說:“怕什么,考上大學都是行了一點雞毛子運的,未必就比咱能行,眼光要放長遠一些,考不上大學的人天底下一層子呢,咱考不上大學難道就不活了?”我沒有看他的臉,只注意到他那米黃色府綢衫像流水一樣動人,還有那一閃一閃的手表表帶是那樣光鮮。而我卻穿著藍格子粗布背心、黑棉織松緊繩褲子、千層底條絨鞋……無形中,我自慚形穢,傻傻一笑,甚至說話都開始囁嚅了。他接著說:“我知道,你上初中時就是全公社有名的語文尖子生,連公社視導員都知道你一篇作文能寫五六千字,把那些高中生都咬死了?!蔽蚁嘈?,他的話我的父母最愛聽,況且父母哥姐都曾經以此為榮到處炫耀過。但我卻似乎被觸到了疼處,要不是這個緣故,我也絕對不會因為怕失面子而不愿意見人的。

他熱心地繼續說:“是這,前不久原村電灌站來了個姓李的副縣長蹲點,人家是個才子,原先寫材料的怎么都伺候不了人家,整天挨頭子訓斥還是不能進步,那天李縣長在我們灶房吃飯時說,實在不行了就給電灌站招幾個秀才,我立馬就把你舉薦給了他,他只說了一句,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才知道,要你明天太陽一出來就去電灌站,他要見你?!甭牭竭@里,母親將納鞋底的針在鬢角上鐾了一下,繼續她手中的活計。坐在炕沿上托著旱煙袋的父親大大抽了一口,屁股挪了三下,然后說:“臨時工?”這哥幾乎有點急了,右手指頭戳著左手心說:“好我叔咧,人家是縣長,在人家手下干還怕轉不了正?別人都眼紅死了,但他家里就是沒有像咱伢兒這樣的人手,況且事情能不能辦成還是個問號呢!我走了,明天記著收拾精干一些,八點整我在電灌站門口等伢兒?!彼终酒鹕砼呐奈业募绨?,眼睛看著我說:“叔,嬸,不早了,我不坐了。嘿,個子都比我高了,一身文氣的,領導肯定喜歡?!闭f完便推著自行車出門,消失在了夜深人靜的黑暗里。

早晨的天氣很晴朗,這個時候是夏季一天中最涼爽的時候,涼爽得讓人直想唱歌。我騎著家里那輛沒有遮泥瓦,沒有閘皮,沒有手捏鈴的“三無”自行車,七點半就趕到了原村電灌站大門口。鄰里兄長把我領進一個熟人辦公室說:“先等著,李縣長去干渠大壩上散步了,一會兒回來后我領你去他辦公室?!闭f完就去屋外找熟人諞去了。

我一個人坐在很凌亂的木床上,瞅瞅墻上設計得很粗糙的表格展板,又翻翻主人枕頭上老掉牙的包了衣服的報紙,很無趣,也很緊張,加之時不時有人撩開白洋布門簾探頭說一聲“咦?不在”又離去,讓我一陣尷尬。我覺得不能這樣死等,應該去外面轉轉才能躲開這種不自在。徘徊在電灌站辦公大院里,我的眼睛極力搜尋干渠大壩的位置。順著一級站大渠望到二級站管坡,再往上看,便見高高的大壩上,一個穿著白半截袖上衣,留著小分頭,一手叉腰,一手扶著嘴上紙煙的人,直挺挺站在那里凝視著什么,金燦燦的朝陽下,大有一副“問蒼茫大地,誰主沉浮”的樣子。鄰里兄長告訴我,那個人就是李縣長。

李縣長開始順著管坡的臺階往下走了;李縣長身形隱沒在機房后面看不見了;李縣長又從一片茂密的蓖麻地里鉆出來了;李縣長走進電灌站大門了……鄰里兄長趕忙迎上去,賠著笑臉嘿嘿嘿說:“李縣長,早上空氣好,出去轉了一會兒好?!?/p>

李縣長邊往他辦公室走邊問:“那天說的你們村那個娃來了嗎?”

“來了,李縣長,這就是他,你看精干不精干?!编徖镄珠L依然賠著笑,把我往李縣長跟前一推,讓我夾在了他倆中間。

“李縣長?!蔽覀}促間問候了一句,表情肯定很不自然。

李縣長透過老石頭茶色鏡片,一邊大步走,一邊用余光打量了我一下,什么也沒說就進了他的辦公室。坐到辦公桌前的光板木椅子上,李縣長開始沉穩地端起印著字的白色搪瓷茶缸,沉穩地揭開蓋子刮了兩下,然后“吸溜——唉——”品了一口茶說:“是這,你先回去寫一份個人自傳,明天就讓你這個哥捎來。好啦,去吧!”他順手又從辦公桌上一本印有“原村電灌站指揮部”抬頭的稿紙上撕下十來頁給了我。我知道,這個李縣長不僅要看我的文筆,更要看我的字跡,因為字是人的臉面。

回到家里后,我一點都不敢馬虎,先是在作文本背面打草稿,然后又正兒八經謄寫在他給我的稿紙上。沒有什么閱歷的我,竟一口氣就寫了十頁稿紙。記得寫的內容不僅有從小學到高中的事情,也有第一次高考理科落榜、第二次文科落榜的感受,并且有如被錄用后如何好好干的豪言壯語等,文字激昂且謙虛。當天下午,我就把自傳稿子送到了鄰里兄長手里。沒想到當天晚上鄰里兄長便來到我家說:“運氣好,沒想到在公社門口正好碰見了李縣長,李縣長站著看完你的稿子后很高興,并且說要你明天早上八點半再去原村電灌站,他要和你談話。兄弟,我看事情八八九九是成了。從現在開始,路就靠你自己走了,明天哥就不引你了。膽大點,再大的領導也是人嘛,要勇敢說話,少說話,說開勁話?!?/p>

又見李縣長時,李縣長比上次要嚴肅多了。他的辦公室外站著三個人,我正要進門時被他們喝止住了?!叭?,回去寫份檢查,搞啥哩嘛……”是李縣長很惱火的聲音。話音未落,里面匆匆走出一個人,臉難看得跟豬尿泡一樣。那三個人示意讓我進去。我的腿有點抖,但還是進去了?!袄羁h長?!蔽矣忠淮未蛘泻?,神態可能比上次更不自然。

“叫他們三個都進來?!崩羁h長話音未落,那三個人便都進來了。李縣長看著那三個人說:“一個月按43塊錢工資發,讓他先到干渠巡渠三個月,明天就上班,給他領一把工程锨,再領一頂安全帽?!被仡^,他又對著我說:“好了,有啥事就跟他們說?!?/p>

我還在發愣時,其中一個人拉了我一把,我才跟著他們三個一起來到他們的辦公室。拉我一把的可能是辦公室主任,他很客氣地給我倒了一杯水,又給自己點燃一支煙說:“李縣長是大干部,我們見他都害怕,能入他眼證明兄弟你肯定有兩下子,這下我就解放了,哈哈哈!看兄弟你年紀輕輕的就一步到位了,以后在李縣長跟前要多替老哥美言幾句,老哥沒念下書,四十多了還沒轉正,拜托兄弟了?!彼荒樥\懇地說:“現在你就回去準備準備,明天就來?!?/p>

也許是事情太順利了,走出原村電灌站后,我心里忐忑極了。我高興,高興的是一個月43塊錢,這樣我們家也有掙工資的人了,父母親再不會整天發愁家里沒錢花了;我胸口又很疼,疼的是這輩子難道就這樣不再與大學結緣了嗎?騎著自行車回家的路上,玉米地邊上一個很瓷實、眼睛像黑豆豆一樣的女孩子正蹲在那里割草,她抬頭望我時,不經意間,和我看她的目光碰了個正著。我居然發現她衣服雖然很臟,但模樣卻很是動人,比我見過的所有女同學都漂亮。一個眼神便是一種力量,我由此決定不再高考了,下次我還要來這塊玉米地,我想她一定還要在那里割草的……

那天下午是雨天,父親像一座山一樣躺在大炕上睡覺,母親在腳底把背簍放倒,從里面一把一把地抓出豬草剁碎,我坐在門檻邊的板凳上心不在焉地看著書。屋里光線很暗,但為了節約電費,依然不開燈。我知道父親閉著眼卻沒睡著,似乎等著我說什么。母親也已經知道我被招錄的事情了,但卻沒有為我準備任何被褥和衣服。僵持了很久,父親終于起身坐在炕沿上,點燃一袋旱煙,然后慢騰騰地說話。

“李縣長看上你了?”

“嗯,明天早上就讓我上班,一個月工資43塊?!?/p>

“這是大事情,你自己拿主意?!?/p>

“我都想好了,先這樣干著?!?/p>

母親剁豬草的節奏有點加快。

“也行,行行出狀元?!备赣H接著說,“到哪里都要清楚,咱沒有關系,是農村娃,但苦出來的農村娃都要有點骨氣,多吃苦,千萬不敢身子沉。小伢兒勤,愛死人;小伢兒懶,狼吃狗啃沒人管!”

母親剁豬草的響聲加大。

父親把光腳抬上炕沿,從褲子口袋里掏出一盒“福星”牌香煙說:“拿上,見人要歡歡實實,自己不要吃煙,但不要忘記給別人讓煙……”我正要接過父親手里的香煙時,母親把剁豬草的刀舉過頭頂,狠狠地剁在并沒有草的砧板上,一下、兩下、三下!發瘋似的狂砍之后,又突然發出獅子一樣的吼聲:“補習去——不掙錢!”說著又起身撲向父親,一口咬住父親的腳。父親趕忙躲開后,母親趴在炕上一邊捶著炕,一邊放聲大哭:“我咋這樣命苦呀,我跟上你這老不死的,受了幾十年苦,光景老過得不如人。你倒說得輕巧,我告訴你,郭,步,良——我的小娃子考不考大學不由你,也不由他!”母親哭訴著,撕扯著,把炕上的鋪蓋拽拉得一塌糊涂。

我和父親都傻了,也都不再提去原村電灌站上班的事了。

之后,我繼續補習了,畢業分配后又調回了縣城工作。前些年,由于工作原因,我和已經退休的老干部經常聚在一起,并和當年那位李縣長成了忘年交。說起原村電灌站的事情,他模模糊糊說記得有這件事,那慫娃以后再沒音信了,說話間猛捶了我一拳說:“王八兒的,把我閃美了?!?/p>

現在,李縣長已經去世好幾年了,但我仍記著一頭銀發的他對我說:“你要是那時去電灌站,肯定會經過招干考試考上的,未必就比你現在混得差。人這一輩子,好事是瞎事,瞎事是好事,說不大清?!蔽疫€記得他說過,考上大學能咋,考不上大學又能咋,成事不成事跟上大學關系不是太大,要緊的是你本人要有想法,有想法就有恒心,有恒心就一定會有好結果的。

網站聲明

運城日報、運城晚報所有自采新聞(含圖片)獨家授權運城新聞網發布,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或鏡像;授權轉載務必注明來源,例:“運城新聞網-運城日報 ”。

凡本網未注明“發布者:運城新聞網”的作品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(*^▽^*)MG辛巴达的黄金之旅APP下载 双波中特公式 湖北快3跨度走势图 北京pk10技巧规律后8码 辉煌棋牌app手机版下载 南京麻将在线玩 下载欢乐血流成河麻将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 秒速赛车开奖官网 不要钱的单机炸金花 山西麻将扣点点手机版 中国体育彩票排列3 甘肃11选5遗漏查询 一尾中特免费资料大全 快乐扑克玩法中奖规则 东北麻将二八是什么意思 河南麻将的打法技巧